设置

关灯

够了,别弄了

    浓郁夜色,他释放了所有欲念,温柔呓语:“知道你一走了之后,我最想干什么吗?”
    他含住她耳垂,炙热呼吸喷薄在颈项,坚硬牙齿或轻或重地咬她,激起丝丝疼痛,给予小小惩罚。
    那轻微的痛,更多的是又麻又痒,给她一种异样的刺激。
    如同占据领地,他湿热舌肉舔弄她敏感的耳珠,她汗毛不自觉地竖起,像被浸泡在温热泉流里,舒服得浑身胀热。
    感知集中在触碰的地方,思绪一时麻痹,全身心仿佛被他掌控着。
    “够了,别弄了……”她低声抗拒。
    “不够。”他愈发用力搂住她,双腿蹭动着,像蛇身紧紧勒着猎物。
    许萱草试图挣脱,却发现他力道超乎寻常的大,仿佛黑夜给了他强制的机会。
    圆月从乌云探头来,月光悄悄溜进室内,盈盈光华勾勒他皎皎如玉的面庞。
    由于修为高,许萱草视力是极好的,看清他此时的模样。
    平日里的他,气质宛如雪霜,看似洁白无瑕,其实内里是冷的。
    此时他眼底幽黑如潭,异常专注地凝视自己,仿佛世间只有她一人,像冰雪交融般灼热。
    心脏乱了节拍的跳动,砰砰砰,失去节奏,一声又一声震动着她的胸腔。
    许萱草不禁想起前晚,在欲酒驱使下,跟他赤身裸体的纠缠,放纵自我,品尝男女之间的初次情事。
    身体还残留着记忆。
    当他亲吻她的嘴唇,她想起了自己双腿大张,花穴被撑开,躺在他身下承受温柔有力的撞击,一下又一下,仿佛要撞出她的灵魂。
    他在她耳畔喘息,一遍遍安抚疼痛的她,手指拨弄敏感点,试图让她好受一些。
    当他的手掌覆在她胸脯,她想起他曾揉捏她乳肉,像握住两只兔子,抓在宽大手掌里,丰腴双乳随抽插不断晃动。
    当时一低头,能看见下体插入一根深色粗物,猛地一下挺身,阳具全部埋入腹部,再抽出一大半,仅露出圆柱形的龟头,像塞着似的堵着花蜜。
    难以想象,她狭小私处能吃掉一根异物。
    他劲腰极其有力,等她适应以后,每一次抽插都带着扎实的力道,源源不断榨出蜜汁。
    疼痛很早就被磨没了,密密麻麻的快感溢出来。
    她听到自己无意识的呻吟,一声一声,娇滴滴得要渗出水来。
    现在回忆起来,只觉得这不像她,好羞耻……
    师父不准她接触男女之事,曾经有师兄弟因外貌对她一见钟情。后来知道她的强悍,都不敢有非分之想。
    师叔笑着对她说,大多数的男人更喜欢娇弱的女人。
    她绝不可能成为那样的女子。
    可是在床笫之间,她反而流露出娇态,这或许是人的本能反应。
    恍恍惚惚间,她回忆起先前两人云雨后,自己穿好衣物转身离开的行径,委实有点像跟女人睡过后,不负责任的男人。
    原来他怪自己不负责任,一走了之。还怪自己异常冷淡,无视他的存在。
    一股内疚感涌上心头。
    “对不起……”不善言辞的她,总算开口承认错误,闭着眼睛等他发作。
    白似瑾看她一副等候发落的模样,忍不住笑了,温柔地啄了下她的唇:“怎么那么可爱?”
    许萱草睁开眼,瞪着他:“你还要干嘛?”
    “放心,我至少现在不会碰你。”白似瑾侧过身,不再压制着她,手臂仍是执着地将她搂进怀里,“过了子时,你还要驱邪作法,弄得太累对你不好。”
    许萱草脸贴近他胸膛,嗅到一股清新好闻的药香:“嗯?这是什么味道?”
    白似瑾从怀里掏出冰凉的事物,塞进她手掌心里:“先前你送我玉佩,不回礼怎么行呢。”
    “玉佩不算我送的。”许萱草将那物件捏在手心一看,原来是枚精致小巧的玉葫芦,可挂在颈项上,葫芦还有个塞子,里面似乎装着晶莹的液体,“这里头是什么?”
    他修长的手指抚摸她面颊,忍不住亲了亲:“药草熬的精华,能养神助眠。”
    每每靠近她,嗅到一股青木清香,他会有种强烈亲近她的欲望,就好像猫对荆芥的渴望,先前一直忍着不发,好不容易解开桎梏,他便随心所欲地跟她亲热。
    许萱草感受他亲吻自己面颊,摸着脸皱眉道:“你怎么老是亲我?”
    白似瑾触摸被吻过的肌肤,笑道:“不喜欢吗?”
    许萱草道:“我不习惯被人这样……”
    白似瑾眉眼上扬,笑意溢满,面容添上几分柔情:“那慢慢习惯。”
    说实在话,她不讨厌这类亲近,不过在只有一段肉体关系的基础上,尚且还不想跟他过于暧昧。以后她要学无情道,练成真正的无心无欲,若是跟人有了羁绊,对对方也是一桩折磨。
    两人偎依着,许久没说话,气氛刚刚好。
    她突然喜欢上这浓情的氛围,跟脾气很好性格温和的人相处,只当她做得过火之时,用亲吻来惩戒她,像一对相互爱着的夫妻。
    嗯……他们正扮演夫妻吧?
    时间冉冉而过,她眼皮沉甸甸往下坠。
    忽然闻到一股恶臭味,像死尸烧焦的味道。
    她蓦然睁眼,在被褥里化出太虚剑,背脊绷紧得像拉开的弓箭,微微起身,以护犊的姿态用力抱住身旁的白似瑾。
    子时已到,妖孽横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