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占有欲

    许萱草眼珠干涩,像种磨砂的刺痛,眼角溢出生理性的泪水。
    朦胧泪光里,他容颜像隔了层雾气,仅能看清容长精致的轮廓,形状极其好看的薄唇。
    他两手捧上她脸,像细细羽绒抚摸眼皮:“眼睛是不是很疼?”
    许萱草摇头:“我不怕疼的。”
    她以前被师父体罚,跟妖兽生死缠斗,吃过的苦,受过的伤比这多多了。
    当下,许萱草反倒担心他,轻轻拽着他袖子:“我闻到血腥味,你哪里受伤了?”
    白似瑾淡然道:“一点小伤。”
    许萱草隐隐看见他衣裳破了个口子,似乎沾着血痕,满心紧张地拉开衣襟。
    胸口赫然一道血爪印。
    许萱草恼怒道:”他为何要伤你?”
    在许萱草眼里,白似瑾只不过是个凡人,唯一独特之处,是他类似十世善人的纯净气息。
    回忆起曾经师叔说过,西行的一位僧人是十世善人,被无数妖怪惦记他的血肉。妖怪吃一口他的肉,既能加深道行又能长生不老。
    莫非他真的是十世善人?
    白似瑾捻起挂在颈项的白色玉佩,平静地说道:“他本想剖开我的胸口,但碰到这枚玉佩不知为何会身体麻痹,这时你恰好赶到。”
    许萱草用手裹住玉佩,感受下里面的灵气:“嗯,是枚灵玉,能辟邪。”
    白似瑾道:“是一位得道高僧所赠。”
    许萱草拧眉:“这玉佩对付一般邪祟足够,渭渊那种就比较棘手。”
    白似瑾从药箱取出药罐,指腹沾着药膏,轻柔揉搓她眼周:“有没有好点?下次不要再随意摘下了。”
    药膏质地稀软,一股清新薄荷味,清清凉凉怯除疼痛。
    许萱草享受他贴心敷药,舒服得毛孔张开,心却惴惴得像被石头甸着。
    她不希望他有事。
    拥有这般纯净体质,会有许多妖怪觊觎他,想吞噬他的血肉。
    单单靠一枚玉是远远不够的,必须法力高强的人陪在他身边。
    她暗暗决定,一定要保护好他。
    可是,她能陪他一辈子么?
    而此时。
    白似瑾垂眸,凝望她闭着眼的花容,眼眸如泼墨一般浓黑。
    指腹按摩她眼皮,如同止渴。
    她大概永远不会知道,他有多冷静自持,就多疯狂地抑制着某种欲望。
    ***
    山林小道,夜深人静。
    阿青骑着臭烘烘的毛驴,用竿子牵着细线提起一块胡萝卜,馋着毛驴。
    此时他被封了法力,不能随意飞行,只能骑着条毛驴进城,偏偏毛驴在跟他比倔,就是不肯听话。
    “蠢驴,快点!”他双腿蹬了下毛驴的腿肚子。
    毛驴吁了一声,忽然在树林发足狂奔,树叶啪啪打了阿青一脸。
    阿青拽紧缰绳,大喊:“我擦!停下!”
    毛驴冲过一棵矮树,弯折树干将他从驴背上撞了下来。
    砰的一声,阿青眼冒金星,成大字摔在地上。
    毛驴成功甩掉他,溜得没影了。
    树顶冒出“嘻嘻嘻嘻”的笑声,阴阴得十分变态。
    阿青听得起鸡皮疙瘩,忍着一身疼痛,暴怒地坐起身:“笑你爹呢,老变态!”
    渭渊从树冠冒出黑雾的触手,阴阳怪气道:“我就看看你嘛。嘿嘿嘿,你咋变成这幅模样?”
    阿青举起小短手比划个拳头:“老子高兴,管你鸟事!相信我一个指头就能弹了你吗?”
    “我好怕怕哟。”渭渊摇晃下树枝,飘了阿青一头的叶子,“是大人做的吧,我就知道,嘻嘻嘻……”
    渭渊在外界树立了狂傲不羁的形象,只在熟人面前露出真实性格,特别是阿青深受其苦。
    阿青摸了把鸡皮疙瘩:“别阴阴鬼笑,恶心坏了。你来临安城干何事?”
    “嘤~本来是想请大人出山,但他不肯,我就玩了个小把戏,帮大人一个忙。”
    阿青哼了声,鼻孔朝天:“我哥会需要你帮忙?”
    “那名女子是防备心很重之人,我顺手推舟罢了,帮大人解除嫌疑,还体验了下洞房之乐,嘻嘻。”
    阿青皱眉:“我哥见过的女子千千万万,怎么可能喜欢她。她是归云派的弟子,是我们的死敌,你不要随便做主。”
    “嘤~我看大人挺享受的。”
    “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