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故人

    许萱草被陌生男人拽住手腕,防备地甩开他的手。
    林玄枢知道逾越了,稍稍冷静下来,仍是一眨不眨打量许萱草,恨不得亲自扒下眼罩看个清楚。
    衙役们看好戏似的围着,还是第一次瞧八面威风的林大人乱了方寸,这不会是大人瞧上这小娘子了吧?
    许萱草摘下门派牌,显露在众人面前:“我是归云派派来的弟子许萱草,特来配合官衙调查临安府血案一事。”
    归云派是正派,致力于除妖大业,跟官府保护百姓的宗旨不谋而合,所以偶尔会联盟合作。
    林玄枢重复她名字:“你叫许萱草,姓许?”
    许萱草:“……”
    柳师爷憋笑着围观半晌,清清嗓子正色道:“许姑娘原来是归云派中人,请进请进!”
    许萱草跟随柳师爷进入堂内,坐上贵宾椅,感到旁边重重坐下一个人。
    许萱草料到这是谁,后颈的寒毛都立起来了,有种从椅子上蹦起来远离的冲动。
    柳师爷发现林大人没坐到堂前的主位来,反而挨着许萱草一块,眼睛还溜溜得盯着一个姑娘家,看得柳师爷都不好意思。
    许萱草道:“这次师门派我来,是为了跟衙门配合,一同调查几桩灭门事件。”
    大堂里十数个大男人,望着许萱草二八芳华的容貌,个个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
    柳师爷颇为疑惑:“只有你一个人吗?”
    许萱草点头:“正是。”
    林玄枢道:“不行,你是个姑娘家,不能让你以身犯险。”
    “我师父怀疑血案是妖祟祭祀。我在师门学过道法,对付他们不在话下。”
    迄今为止,许萱草只在青蛇妖上吃过亏,那还是她过于轻敌,对蛇妖不算了解,青蛇妖也不是一般的剧毒,才犯下被蛇毒喷入眼中的错误。
    挨过揍的胖衙役,忍不住嘀咕:“你眼睛都瞧不见,怎么除妖啊?“
    许萱草道:“我过几日就能解下眼罩。”
    林玄枢闻言,展颜笑起来,阳光都灿烂几分:“你眼睛好的啊。”
    柳师爷都汗颜,别摆出一副“你好我也好”的神情。
    大概察觉下属情绪,林玄枢正身,终于有了官威:“本官不能让你跟着。”
    “我不打算跟着你们,只要你们查到的资料。”许萱草顿了下,“那妖,我一个人来除。”
    此言一出,举座哗然。
    一伙大男人啧啧称奇,这个丫头太狂了吧!
    许萱草倒不是狂,只是称述事实。衙门的人毕竟是毫无法力的常人,对付一般邪祟还成,只不过对方穷凶极恶,恐难应对,还会陷于极端危险之中。
    林玄枢道:“听说归云派确实厉害,不过我还是不能给你。”
    许萱草立起身,径直朝门外口去:“既然不愿合作,我也不勉强,告辞。”
    林玄枢见她说走就走,撒腿追过去:“这就走了,等等我!”
    柳师爷脸都黑了。
    大人,你的威严呢?!
    林玄枢追上许萱草,道:“许姑娘,你眼睛瞧不见,还是慢些走。”
    许萱草道:“大人,你这是作甚?”
    林玄枢极其认真:“其实我不让你去,是担心你出事。”
    许萱草总觉得他言行异常,仿佛跟自己很熟似的,皱眉道:“不必担心,我自会应对。”
    两人一前一后走出衙门,林玄枢发现衙门外多了一辆那车,无甚在意,仍是不紧不慢跟着许萱草。
    许萱草来到马车旁,听不到其他人声音,暗忖白大夫在何处。
    林玄枢凑过身,瞅着她侧脸问:“你是多大进的归云派?父母还健在吗?”
    许萱草因他不给资料,也不愿详谈:“林大人这是在调查我?”
    “不是……我只是想了解你。”林玄枢一说完,觉得自己像调戏女人的无赖,不由面热。
    他正正经经说道:“其实你长得很像我一个故人。”
    许萱草道:“我没见过你,肯定不是故人。”
    林玄枢闻言,露出颓然的神色:“这样,也是……”
    许萱草摸到马车,正待上车,进去躲躲林玄枢。
    身后的林玄枢语气关切:“你是一个人吧,姑娘家独自在外很不安全,不如……”
    车帷倏然掀开,伸出绣着银白银纹的衣袖,袖中五根指骨修长的手指,牵住许萱草,轻轻将她带进车内。
    车内,响起清冷的男声。
    “林大人,她不是一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