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含住

    许萱草因着双眼毒伤,暂时在白家居住。
    有件事颇为疑虑,先前白家为何会有股妖味,虽是一瞬之间的气息,她确定不会认错,绝对是青蛇妖身上的。
    难道是青蛇妖追踪她,想趁她受伤偷袭。
    许萱草愈发担心,前往寻找白似瑾,打算告知他此事,免得被她连累。
    可转了个念头,青蛇妖会不会跟白似瑾有关联。但想想也不太可能,白似瑾气息纯净,是十世善人才会拥有的特征,这类人,绝不会跟妖孽同流合污。
    路上,许萱草穿梭于走廊,忽闻扫帚重重划地声,哗哗作响,刺得耳膜有点难受。
    “害老子扫地!去死去死!”
    许萱草隐约觉得那腔调有些耳熟,不过对方嗓音非常幼嫩,跟先前的成年蛇妖很不一样。
    她心生疑虑,朝声源一跃而去,擒住那男童的衣领。
    许萱草低头闻了闻他身上,嗅到一股臭烘烘的奶腥味,皱着眉头一把松开领子。
    阿青被无情地摔在地上,抬眼看清是谁,吓得一个抖擞。
    只见,许萱草眼蒙白布条,浑身寒意暴涨,手持太虚剑,利剑直指他的喉咙。
    此时的阿青被白似瑾封住法力,变成四肢短小的小男孩,被罚在院子里清扫。
    没有法力,妖气自是没了,她也没看过他人身的样子。很担心,许萱草不会认出他来,摧残他这种弱小无助的男孩子吧?
    许萱草冷声道:“说,你是何人?”
    阿青额头溢出汗水:“我,我是……”
    “他是我的药童。”不远处,传来白似瑾清冽之声,打破此刻僵硬局面。
    阿青有种久旱逢甘霖之感,小短腿飞扑到白似瑾身后,冲许萱草身影扮了个鬼脸,小声逼逼:“死瞎子,臭婆娘!”
    白似瑾云袖里的两指一捻,封住他嘴巴,声音透出严厉:“安静会。”
    阿青嘴皮子无法打开,鼻子呜呜,一副要哭出来的模样。
    许萱草听到白似瑾解释,便知道误会了药童,更觉得愧对白大夫。
    他一片好心收留她,治疗她,她却砸坏他珍贵药草,还险些弄伤药童。
    “白大夫,是我误会了。”许萱草羞愧地道歉,“对不起……”
    白似瑾仿若没听到似的,轻声道:“饿么,去吃饭吧。”
    许萱草捏捏乾坤袋,不好意思的拒绝:“不用,我带了辟谷丹,可以长期不吃不喝。”
    白似瑾忽然道:“你多久没吃饭了?”
    许萱草顿时说不出话了。
    她为了除魔卫道的大业,一直致力于刻苦修行,饿了就吃辟谷丹,累了就贴强身符,硬生生把自己逼成第一弟子。除了斩妖除魔,她好像没过过普通百姓的生活,连一日叁餐都许久没吃过。
    白似瑾轻轻一笑:“不嫌弃的话,尝尝我的手艺吧。”
    这样讲完,许萱草不再好拒绝,跟随白似瑾进入厅堂,扑面一股令人垂涎欲滴的肉汤味。
    一闻到这味,许萱草咽了咽口水,肚子传来饥渴的酸疼。
    她眼睛看不见,磕磕碰碰找到位置坐下。
    白似瑾忍俊不禁:“坐歪了。”
    许萱草没反应过来,手腕传来清凉皮肤的触感,是他五根手指。
    他握住她纤细的手腕,轻轻带动她转了转角度。
    许萱草小心翼翼的摸索,摸到一副碗筷,别说眼瞎看不清菜盘,甚至连筷子都握不住了。
    他取过她攥紧的筷子,而后,香喷喷东坡肉喂到她嘴边。
    “我自己能行的。”许萱草自强自立惯了,被人喂还是第一次,好不习惯。
    他温柔又不容置喙:“张嘴。”
    许萱草勉为其难咬进嘴里,嚼了嚼。
    一瞬间,味蕾收到巨大冲击。
    肉质肥嫩,鲜香酱汁丝丝甜味,唇齿间回味无穷,这厨艺委实让人惊叹。
    归云派也是有伙食,跟这个一比,简直就是猪食。
    许萱草问道:“这全是你做的?”
    他淡淡嗯了声,喂她一口肉汤:“尝尝这个。”
    肉汤很鲜美,整个胃都满足了。
    门边,阿青嘴巴被封,苦巴巴地瞅着一桌菜,捂着扁扁的小肚子。
    他也饿呀……
    白似瑾看阿青可怜,给他勺了碗肉汤。
    阿青不敢靠近许萱草,一边躲在门边角落里吨吨吨地喝汤,一边瞅着白似瑾细致入微地给许萱草喂食。
    许萱草吃了口香菇,再次张嘴时,含住微凉的圆柱形事物。
    舌头下意识舔了舔,好像没什么味道,然后她嘴唇吮了吮。
    嘴里的圆柱物,忽然动了一下。
    蓦然意识到,这是他的手指。
    她强作镇定地松开手指,心猛跳一跳。
    尴尬,太尴尬了……
    她舌尖仿佛还麻着,残留他冰凉的温度。
    他手指还是湿的吧,都是她舔出来的。
    空气凝着一丝怪异,两人半晌没有说话。
    好一会,白似瑾不在意似的,平静开口:“你可有喜欢吃的菜?”
    许萱草干巴巴道:“我比较糙,都可以。”
    白似瑾笑了:“总会有人把你胃口养叼的。”
    “啊?”她不懂他何意。
    白似瑾继续喂她一口:“临安府的西湖醋鱼不错,明天做一道。”
    阿青看两人相处场景,咦了声。
    看不出来,除妖时狠心决绝的女修士,还有这样娇嫩的一面。
    他哥这般清风霁月之人,多少女人趋之若鹜。如若稍加心机,这归云派第一弟子还不是服服帖帖。
    如果换作是他,定会好好利用。
    就是不知他哥在打什么算盘。
    ————————————————————
    流云有话说:这篇女主是许仙+法海的人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