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66.结婚证(H)

    只有一本结婚证,是姜冉冉和许知尧的名儿。
    红通通的背景下是两个洋溢的笑脸,司允寒看着,心蓦地有些酸涩。
    当初把选择权交到她手上时,他就知道多半是这样的结果。毕竟阿尧是从头到尾的对她好,而他们的开始,却显得那么残破不堪。
    因果报应吧。司允寒扯了扯唇。
    没关系,两个本子罢了,人都是他的,还怕溜了不成?
    还真怕。
    晚上在床上的时候,他把姜冉冉压在床上,里里外外吃了个遍,用各种手段逼着她说不会离开他。把人欺负的泪眼汪汪,上面下面的水都几乎流尽,身体一颤一颤,活像个受了惊的兔子。
    然后他又心软了,温柔亲吮着她的唇瓣,下身放缓速度,却更深地顶弄,没一会儿就把她带上了高潮。
    她累极而眠时,他却久久未曾合眼,将小小的身子搂入怀中,虔诚般地吻了吻她的额头,才缓缓睡去。
    秋去春来,转眼又是新的一年。这半年里姜冉冉过的可谓是神仙生活,工作上如鱼得水,生活上也没有任何让她操心的事,除了每晚在床上欲仙欲死外,她过的可谓是神仙生活。
    哦,还有一个可以说是死皮赖脸的风湛。
    这男人像无业游民一样闲,叁天两头来找她。
    司允寒和许知尧一开始知道时,恨不得将姜冉冉绑在身边,让风湛再也见不到她。可时间长了,他们发现根本看不住,都被这块狗皮膏药黏的麻木了,便也随他去了。
    倒是秦易,再也没出现在过她的眼前。
    偶然想起那个男人,也不再似从前那般撕心裂肺,只觉时过境迁,不过都是过眼云烟。有人说,是因为现在过的不好,才会格外怀念从前。那她大约是现在过的太好,所以才会淡然面对从前。
    春节的时候,许知尧拉着她来了一处小洋房前。
    这是一套从里到外,完完全全他自己设计的,送给姜冉冉的,他们的婚房。
    从学建筑和设计开始,他就一直期盼着有这么一天,他要为最心爱的人,送上独属于他的浪漫。
    侧头一看,果然,他的女孩站在原地,哭的稀里哗啦的。
    他笑了笑,拥她入怀。
    傍晚,两人在屋内抵死缠绵。情到深处,一声模糊的我爱你从姜冉冉嘴边泄出。
    许知尧惊喜不已,捧着她的脸吻了又吻。
    “再说一遍。”
    姜冉冉却避开了头,满脸通红。
    许知尧不允,使出了他的必杀技,
    “好不好,姐姐。”
    可下身却是与此刻乖顺声音相反的顶弄,直逼她的最深处。
    “嗯啊…你…轻点…”
    可此刻的“弟弟”已然变得腹黑,在他威逼利诱下,姜冉冉总算再次吐出了他期盼已久的声音,
    “我爱你。”
    一次下来,姜冉冉像跑了一场马拉松,浑身散发着热气。可许知尧却好像有无穷的体力,亲着哄着拉着她做了一次又一次。
    此刻的司允寒却一脸黑线地坐在家里,这么晚了,这两人还没回来,去做什么可想而知。
    他突然有些嫉妒阿尧。
    要是他也会设计就好了。他也会给她一个独一无二的家。
    抓住国庆的小尾巴祝大家节日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