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17章 虚伪的女人

    “啊……没事没事……”徐梦溪忙转口道,“我是化学课代表,有不懂的地方,欢迎提问。”
    “失敬,失敬。”李峥心头一喜,做了个更大幅度的颔首,“现在就有问题。”
    “行啦,别这么正经。”徐梦溪怕同班同学看到,红着脸把李峥推进楼道,这才问道,“哪里有问题?”
    “哪里都有问题。”李峥连连点头,“我就算把书背下来,化学依旧很烂,完全摸不到规律。”
    “啊?可我听静静说你学习不错啊……”徐梦溪托腮片刻后问道,“你是不是数学物理都不错?”
    “马马虎虎,只是比化学好罢了。”
    “嗯,那就不是悟性问题,是方法问题。”徐梦溪抬手比划道,“学习物理的时候,你是不是很容易就掌握原理了,几乎不用怎么做题,就能拿很高分数?”
    “差不太多。”李峥有些脸红地答道。
    “那就对了,数学物理学得好的人,总是能很轻松抓到规律,然后自然而然,什么题就都会了。”徐梦溪小心地解释道,“可化学不一样,知识点更杂,很难提炼出精炼的规律,需要多积累,找感觉。化学与其说是理科,其实更像是语文英语。”
    “还有这么一说?”
    “举个例子。”徐梦溪小跳了一下,有点神气地抬手道,“你跟我说话的时候,会想语言规律么?会在脑子里根据主谓宾定状补的原理,组织句子么?”
    “当然不会……就这么说出来了。”
    “化学同理,在面对化学的时候,你也不要总想着有一套简单的规律,做化学题的感觉是需要积累的,积累多了,自然而然就发现规律了,就像是说话一样,语式和句型其实早就融入你的血液了,根本不用多想什么规律,一张嘴就会说。”
    !
    拿化学当文科学!
    醍醐灌顶。
    好巧妙的思路。
    想来也对,学语文的时候,总不至于总结规律。
    积累得多了,自然就会了。
    倒是英语老师,总试图分析句型结构什么的,找规律。
    然而那些英语好的同学,却偏偏都是语感好,积累多的。
    “时间不多,我简单提一下,化学的知识点相对孤立,脉络没物理那么明确。”徐梦溪拿起一本笔记亮给李峥,“我这里有一些自己的方法,还有思维导图,学完之后,你可以试着自己总结思维导图,摸出适合自己的脉络。”
    看着那布满了涂色与注解的笔记,李峥要哭了。
    这是宝藏,化学宝藏。
    如果不是高三太紧张,李峥就求她去吧里吧里开课了。
    徐梦溪挥拳点头道:“你也别泄气,死记硬背也是有意义的,就像背单词一样,这是个质变的过程,会突然有一刻,哇地一下就融会贯通的,加油!”
    李峥,眼眶湿红。
    对于“哇”,他迫不及待了。
    铃铃铃~~
    “哎呀,没时间了。”徐梦溪连忙回身,“不行我中午再给你讲吧。”
    “不不不,你已经指点够了,别耽误你自己学习。”李峥抱着笔记再次颔首,“大恩不言谢。”
    “哎呀,你再说这种话……我就不给你了。”徐梦溪红着脸跑进了教室。
    真是个无私的天使。
    李峥匆匆回班。
    第二节课,依然是数学。
    胡春梅见有学生迟到,刚要骂,一见是李峥,还抱着一大摞资料,最后也只好笑着摇头。
    李峥落座后,一秒也不耽误,这便钻研起徐梦溪的笔记。
    不出所料,徐梦溪对课本知识进行了重构。
    她创造出了一套适合自己的脉络,只列出了很少的硬背部分。
    其余多数知识,都凝练成了一条条思维导图。
    李峥如梦初醒,迫不及待地逐条啃食。
    ……
    时间,快的惊人。
    卡着【2427】的活力值,李峥硬逼着自己提前结束了学习。
    顺便将学习速率调整回正常速度。
    剩下3个小时,留给今天听课用。
    再抬头看表,第二节课已近尾声。
    至于化学……
    李峥心里依然没底。
    刚刚这几个小时的学习,他并没有主动强化任何记忆。
    而是顺着徐梦溪的梳理,走起了意识流……
    顺便把徐梦溪精选的习题也走了一遍。
    不知有用没有。
    稍作检视。
    【化学:74↑】
    提高了9点。
    可李峥完全搞不清楚自己哪里提高了。
    他急着想拿模拟题试试。
    可问题是……活力已经不经用了。
    妈的。
    想做卷子。
    干。
    今天必须加倍放松,不遗余力。
    明天才能多学习。
    想到此,李峥取出《科幻世界》,便一心品读起来。
    一直读到了下节课开始。
    第三节,化学课,没有老师的应允,他没法再自习了。
    化学老师俞鸿是个50来岁的女教师,大高个,总喜欢穿艳丽的长裙,走起路来赫赫生风,有些不可一世的样子,连说话都像仰头的鹦鹉。
    据说是因为她家世显赫,从小就是这幅姿态,已经低调不回来了。
    然而她的授课却很稳重。
    几乎,全在照着课本念。
    因此,人送外号——复读机。
    顺带一提,胡春梅的外号是胡老母。
    此刻,俞老师如往常一样高调登台,不可一世地扫视全场。
    “这节课,讲月考卷子。”
    “开讲之前,先向大家报告一下成绩。”
    “贵班平均分,56.8,位列理科班末席。”
    “一班也是我教的,平均分72。”
    “哪里有问题,请诸位自我总结,我就不多说了。”
    “此外,贵班一直有个特点。”
    “好的越好,差的越差。”
    “别四处看,我就是在说你,刘新。”
    “你得3分,可以。”
    “但是你竟然,把卷子都写满了。”
    “这么努力,还得了3分,不容易。”
    一片哄笑之中,刘新尴尬挠头。
    台上,俞鸿缓缓转望窗前,紧绷的高傲面容,难得舒缓了一些。
    “好的越好,自然是在表扬林逾静同学。”
    “实话实说,这次化学考卷很难,很多死用功的同学,甚至都没能及格。”
    “尤其最后一道题,是准奥赛水平的,我就没指望有人能拿分。”
    “我就是要看看,高二到底有没有十万里挑一的人才。”
    “这道题没白出。”
    “这样的人才,我找到了。”
    “林逾静,满分,领先全校第二名,12分。”
    “这已经不是用功不用功的问题了。”
    俞鸿点头赞许道:“林逾静,你在化学方面的前途不可限量。高考的时候,建议你好好考虑一下我爱人的母校,蓟大化学系。”
    俞鸿虽然是复读机,但对学生要求一向十分严苛,一直以来,谁都瞧不上。
    林逾静,是她第一次夸奖的人。
    且这次的夸奖,如此之重。
    好像是求她去学化学一样。
    高二四班的人,虽然已经腻味了老师们对林逾静的夸奖,但此时仍控制不住,齐刷刷望向林逾静。
    对于这种学神,已经没什么可嫉妒的了,纯粹是在瞻仰。
    林逾静这次却没有犯欠。
    她使劲埋着头,不让人看见,好像很不好意思。
    哼,虚伪的女人。
    如果李峥自己被这么夸奖,一定会挺胸抬头接受的。
    就好比军人领奖章,面对荣誉,哪有回避的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