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十九章 怀疑

    原本脸上挂着慈祥笑意的叶帆航,被他讽刺得脸色一僵,看他周身的气势,踟躇着开口问叶凡,“你......能修炼了?”
    “叶家主不是已经看到了么。”叶凡本就没有打算瞒着自己能够修炼的事,但是他也看不得叶帆航这惺惺作态的样子,开口呛他一句。
    叶帆航动了动嘴,最终还是没有问出口他是如何突然能修炼的,联想到今日送到自己哪里的污水,想必其中有什么关联。
    但叶帆航向来是个心思缜密,生性多疑的人,他眉目冷凝地看向叶凡,沉声道:“你到底是什么人。”
    有那么一瞬间叶凡绷紧了身体,当天看到叶帆航眼底的不确定时,又放松下来,知道叶帆航此举不过是在诈他。
    忽然叶凡爆发出巨大的笑声,像是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一样,吓了众人一跳,可笑着笑着他眼角便挂上了眼泪,眼神空茫地看向叶帆航。
    “叶家主真是薄情寡义,有朝一日竟是连自己的儿子都认不得了,在您心里,是不是从五岁把我扔进这里自生自灭时,便认定我已经死了。”
    说完叶凡低下头去,不再去看叶帆航。
    而他语气里强压的委屈和悲哀让叶帆航猛的一阵,突然想起眼前这个少年,是他的孩子,是他和秦瑶的孩子,顿时一股愧疚从心底升起。
    这么些年,他从未管过叶凡,他因这孩子性格软弱,遇事又不吭声,加上秦家的缘故,便任由他自生自灭,没曾想他也不过十几岁,却受了这般大的委屈,想来这也是他不肯叫自己父亲的原因。
    叶帆航看着他半晌,一时不知如何开口,良久一声叹息响起,“你且好好修炼,缺什么跟为父说,这院子破了些,明日便搬到寒梅院去住吧。”
    言罢,又看了始终不曾抬头的叶凡一眼,转身离开了。
    而叶凡则在低头时,便将眼泪收了回去,刚才那番话中的委屈不是他的,想必是原身遗留下来的情绪,他虽有些不喜这种失控的感觉,但所幸歪打正着帮他暂时打消了叶帆航的疑虑。
    何立将今日叶帆航对叶凡的愧疚看了个真切,眼下虽有些不明白,但眼前这位确是能修炼了,那么他自然也要重新斟酌一下自己接下来的行动了。
    “少爷,若没有什么吩咐,奴便下去收拾东西了。”
    “急什么,明日才搬呢,晚饭我不吃了,别叫我。”叶凡像是突然被踩着了尾巴,凶巴巴地盯着何立,耳朵却红红的。
    说完便跑回房里,碰的一声把门关了起来,像是一个闹别扭的孩子,何立自然也是这么认为的,偷笑了一声,便退下了。
    回到房间,叶凡脸上又恢复了面无表情,甚至看起来有些冷,演这幅小孩心性的模样还真让他作呕,但好歹作用大,成功消减了他们的防备。
    转身看见自己床上湿漉漉昏迷不醒的女人,叶凡一时又陷入了无言之中,得了,这里还有一个麻烦没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