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19页

    南嘉不得不承认,自己对于余惜楠的认知,或许一开始就是错的。她或许胆小,但那绝不是懦弱。
    听到南嘉肯定的话语,余惜楠嘴角浮起浅浅的笑,恬淡满足。
    她没有做错,即使之后的结果并不美好,她也从未后悔过,反而为自己能迈出这一步而开心。
    “姐姐,谢谢你。”
    说着,少女温软的身体忽然靠近,轻轻抱住南嘉。
    南嘉刚想推开对方,就听女孩用她那细软的声音祈求道,“姐姐,让我抱抱你,可以吗?”
    南嘉想自己应该拒绝的,可听着对方可怜兮兮的语气,她又狠不下心果断地说出拒绝的话。纠结了片刻,南嘉左思右想最后折中道,“下不为例。”
    “嗯。”余惜楠轻轻点头,下巴磕在南嘉右侧的肩骨上。
    动作间两人贴得更紧,对方发丝上留下的柠檬淡香与颈间的牛奶味儿一起钻进南嘉的鼻腔。而与她贴在一起的,少女的温软躯体,分布得恰到好处的软肉,剧烈地冲击着南嘉心脏,她整个人突然变得僵硬起来。
    因着早早地就明白自己的性取向异于常人,一般时候南嘉都很注意和其她人过分亲近。所以,真正说起来,她还是第一次这样近距离地感受到另一个与她不同的女孩子。
    南嘉尴尬地撇开头,双手维持垂落在身侧的姿势,沉声道,“再乱动就不许抱了。”
    她故意装出一副凶恶的口气,余惜楠轻易辨别出她话语里的虚张声势,她弯唇浅笑着道,“姐姐,你真的是我遇见过的最温柔的人。”
    不容南嘉反驳,她又接着道,“只有姐姐肯定我。”
    这话听起来有些心酸,南嘉不由心一紧。一瞬间,脑补了许多东西。
    一般而言,什么样的小孩最容易被欺负,那必然是不受家长和老师关注的孩子。从南嘉的经历来看,她很容易就联想到一个家庭破碎、不被关心的凄惨可怜的小孩形象。
    南嘉虽一样没有能拥有一个完美的家庭,不过胜在南永望对她尚有几分责任感,在生活上也未曾亏待过她,所以才能造就她无畏无惧的性格。
    但她也知道不是所有人都如她一般幸运,比如面前的小可怜余惜楠。
    心中升起的强烈同情与怜悯情绪让南嘉完全想不起来尴尬,此刻,她只有怜爱,“没关系,以后姐姐罩着你。”
    不清楚南嘉的脑补的余惜楠乖巧地答应道,“嗯,谢谢姐姐。”
    为表感谢,她想了想松开南嘉,转身再度拿出自己的小包包,从里面掏出——一块奶糖、两个软糖、还有巧克力、小果冻……然后一股脑地塞进南嘉手心。
    南嘉疑惑地看向对方。
    余惜楠嘴角浮起一个甜甜的笑,“这些都给姐姐。”
    “给我干什么?”南嘉问。
    余惜楠坦率地看着南嘉道,“讨好姐姐。”
    头一次见有人把讨好说得这么直白地,而这种直白完全不会让人不舒服,只会觉得可爱。
    “那我就接受你的讨好咯。”
    南嘉说完,随意地拈起一个撕开糖纸,将里面乳白色的糖球扔进嘴里。
    看似坚硬的糖球实则轻轻一咬就碎开,牙齿上残留的碎屑融化,酸奶的酸味混合糖果的甜味一起扩散开来。
    直到完全融化,她嘴里还有一股淡淡的奶味和甘甜。
    就和给她的余惜楠给人的感觉一样。
    第12章
    南嘉头脑聪明,但这份聪明她却很少用在学习上,即使走了狗屎运压线进入重点班,她也没有半点发愤图强的意思。无论上课还是下课,她的眼睛永远都是半睁不闭的样子,脸上总是挂着惺忪睡意,一看就没有在认真听讲。
    自然,她这幅不学无术的态度惹怒了不少老师,其中尤以班主任戴川和化学老师为最。
    戴川不说,他本就是个规矩极严的人,又是班主任,最关注班级的整体利益,决不容许有任何人挑战他的威严。因而开学不到半个月,就已然将南嘉列为重点关注对象。
    化学老师钟含是个三十五岁左右的女人,披肩直发,打扮时髦,脾气火爆。
    钟含教学认真负责,眼里容不得沙子,最看不得有人在她的课上开小差,一旦发现就是粉笔头伺候,南嘉没少接这个。
    今天下午第一节 又是化学课,偏偏这个点又是南嘉最爱犯困的时候。
    刚开始,她还勉强打起一点精神撑开眼皮听钟含讲两句,十分钟后她的上下眼皮便开始打架,累得南嘉一点力气都没有,干脆放任自如。
    “……南嘉,你给我站起来听。”
    随着这一声怒斥,一截白色的粉笔狠狠砸在南嘉的额头上。
    多年的教学生涯下来,钟含早已练就深厚功力,砸起人来准头力度都极强。
    南嘉吃痛地睁开眼,眼里带着一点刚睡醒的茫然。正在她思考刚刚钟含说了什么的时候,身侧的余惜楠低头小声提醒道,“站起来。”
    南嘉闻言这才慢慢悠悠地起身,台上钟含似乎已经习惯了她这幅懒散模样,都不屑多骂她两句,而是转脸对着班上其余人扫视一圈,道,“还有谁想睡觉的就自己站起来,别再让我来提醒你。”
    钟含话音落下,南嘉赶紧一把按住余惜楠的肩膀,沉声命令道,“坐好,不准起来。”
    南嘉人虽瘦,力气却不是余惜楠能比的,根本动弹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