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分卷阅读19

    昭公子,林宗师待你好么?”
    “还行吧。你问这个做什么?”阿昭问,“我时间宝贵,麻烦你长话短说。”
    玉不寻搞不清楚状况,半眯着眼睛,质疑道,“昭公子知道自己在月半岛上是什么身份吗?”
    “……”
    这问题真难回答。什么身份呢,林宗师也没说过。是灵兽吧,已被否决,是杂役吧,就没干过杂役的活,说来说去林宗师是他的救命恩人,那就算是被林宗师救助的人,要这么看,林宗师可真是个好心人呢。
    “昭公子,月半岛临仙派是当世七大宗派之一,非议从不曾断过。这修行世界的法则之一,便是强者为尊,然万千玄门,唯有临仙派不论强弱,以女子为贵,你明白吗?”
    阿昭点头,“早就看出来了,都是女修嘛,我明白的。”
    “昭公子,岛上没有男弟子。你一个男人,又不是友宗邀请来的座上客,凭什么堂而皇之的在流香居用饭?”
    “……?”这倒为难阿昭了。 “凭我是林宗师的……好朋友?”
    毕竟相处了十二年呢。
    然而这个称呼实在勉强。玉不寻笑了,看来昭公子不清楚状况啊。“怪不得我从前在岛上没见过你。你不会就是趁着失忆被新诓来的吧,看来,林宗师既没告诉你,也没开始用你。”
    “……?”阿昭一脸懵,“我没听懂。”
    “这世上哪有无缘无故的好?”玉不寻说,“尤其临仙派的女修,眼高于顶,大都不把玄门宗派的男子放在眼里。你若对她们没有用处,她们凭什么帮你?”
    “切。你把人心也想的太坏了。”阿昭不屑,林之遥就是冰冷了些,就那样子,怎么看都不像个玩心眼的。
    “公子既然失忆了,那我问你,你知道御鼎吗?”寻不离问。
    阿昭摇头,御鼎是什么鬼。
    “我就是御鼎。临仙派宗师周映菲的御鼎。”玉不寻道,“唯有成为宗师及以上高境修士的御鼎,才有资格留在月半岛,享用她的晶石牌,花她的灵石,住她的洞府。”
    第9章 你懂什么事心耻身辱(微微修)……
    阿昭回来时,竟快半夜了。
    之前在流香居,和玉不寻公子聊了许久,以致思绪繁杂纷乱,归来时浑浑噩噩,又在仙人崖底坐了良久,迟迟不肯上来。还是林之遥见时辰过晚,以灵识搜寻,将人带回仙人洞的。
    四下里无人,林之遥亲自将一件白狐斗篷披在他身上,被阿昭拒绝,“我不冷。”
    他此时心情极为糟糕,便是林之遥在旁边,也不觉得冷了。
    “你有心事?”林之遥问,“若遇难处,不妨直言。”
    阿昭冷笑,一时间血气翻涌,握紧的拳头差点就挥出去了。眼前之人,不过是道貌岸然的伪君子,便是责问她又何妨,“林之遥,你明明白白告诉我,这十二年,你留着我这个半死不活的人,是为了让我尽御鼎职责,好助你提升修为,是也不是?!”
    “……”林之遥闻言,迟疑片刻,方道,“也不全是。”毕竟你无家可归啊,不留着你,你又能到哪里去?
    “呵,你是不是还想说因为我身份成谜,无家可归,所以才留我在洞府里,你骗谁呢!”阿昭道,“我能从赤炎秘境活着出来,必然是有过人之处,可这些年每每清醒,身体看似敏锐强健,实则羸弱如凡人,是不是拜你采补所赐?!”
    阿昭气势汹汹,怒不可遏。便是林之遥就处在眼皮底下,他不止没觉得寒冷,更因这份怒意导致浑身血液沸腾。
    林之遥见他这状况,抓住他手腕,指尖微动,铺上浅浅霜花,意图通过筋脉传递些凉意给他,并劝道,“你这是是受了什么刺激?先冷静一下吧。”
    阿昭盯着林之遥搭在小臂上的手,指尖还在凝霜,可这一次却并没有令他镇静,连同腕上那些霜花也很快消融,只冷笑道,“怎么,又要装腔作势给我把脉?算了吧!”
    他尚在愤怒之中,一把挣脱林之遥,力量之大超出了林之遥的预料。
    林之遥垂眸。阿昭真是有恃无恐,若换成旁人这样,……罢了。
    既然如此,气头上说再多又有何用,过了明天,他的喜怒哀乐嗔不复存在,等到明年还不是要重新再来。于是再抬眼,面上平静无波,也不反驳,“你知道也好,省的我还要花时间告诉你。”
    她没问谁告诉他这些的,不重要。除非过了明天,他还醒着。
    “林之遥!我们之前说了那么多,你偏偏瞒了我这个,到头来还不到照样戳穿!你堂堂宗师,有什么非得藏着掖着?横竖我下一次再醒来,便也什么都不记得了!”阿昭的拳头捏的咔咔响。他该是有血性的吧,像今晚这样,任谁被骗被利用十二年之久,怕都想活剥了这人渣。
    渣女!
    “我是要告诉你的。”林之遥对上阿昭眼里的恨意,显得格外从容,“只是你当时说饿,所以由着你先去用餐。”
    “我真是瞎了眼!竟觉得你心地善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