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分卷阅读16

    赤炎秘境捡回来的。”
    “然后呢?”晏昭想,原来他跟着她,都十二年了。十二年啊,这也太久了些。
    “赤炎秘境原是江湖之中的无主秘境,每二十年赤炎之门才开一次,这秘境并没什么稀奇,却向来有许多宗门派中阶弟子前往试炼修行。我十二年前曾入赤炎之门,不曾想遭遇秘境内数百火山接连喷发,岩浆滚滚,满山巨石转瞬成灰,那焰火汇聚成海,肆意横流,溢满整个小世界,最终导致秘境支撑不力,全然崩塌。只那一次,几乎所有前往试炼的宗门子弟丧命于此,如我这般存活下来的,不过是万幸中的万幸。”
    林无遥言毕,浅浅一叹。赤炎秘境试炼难度不大,对具有雷火系灵根的中阶弟子比较友好,境内虽藏不少秘术法宝,但放眼整个修行界,所有之物都算不得上乘,真心要修炼至高境的话,赤炎秘境绝对不是上选。谁曾料到,这般危险性极低的秘境说塌就塌了。
    “你是说,赤炎秘境死了不少人,但也有活下来的,”晏昭重复林之遥的结论,“比如你我。”
    “你说的没错。”林之遥继续道,“我因天生体质冰寒,那时已修炼寒霜满界之术,可用其护体,可为逃脱争取时间,虽十分短暂,倒也够用。待逃至秘境出口,见有人于火海之中向我呼救,便趁着便利拉了一把。这个人就是你。”
    “所以其实是你救了我。”晏昭唏嘘,原来是这么个过程。遂转身向林之遥微微一揖,“那我可要多谢林宗师。”
    林之遥对他的口头感谢置若罔闻,继续说道,“我救你出来时,你全身烈焰不熄,以寒冰冻之良久方才冷却,只是面目全非,如同焦炭,且气息全无。”
    “……?那后来又怎么活的?”晏昭觉得他这一段人生十分离奇,烧成焦炭,那一定很难看吧,也不知道林宗师是怎么忍下来的。“你是不是又一次救了我?”
    林之遥摇头。还真不是她救的。
    她以为他烧透了,死透了,觉得自己也尽力了,问心无愧了,想就地埋了,坑都挖好了,人也搁坑里了,结果这人突然间开始喘气了。饶是林无遥心志坚定,当时也被诈尸唬得不轻。
    起初也只是有一口气在而已,焦炭还是焦炭,没有其他任何改变。林之遥不知该如何是好,索性偷偷将人带回月半岛。她那时已经独立开洞府,选择了比较孤僻的仙人崖,正合适藏在清凉的仙人洞里。
    她师尊林无涯当年还未曾闭关,又是修行界赫赫有名的大医宗师,林之遥拿焦炭毫无办法,便请师尊医治,耗时数月亦无他法,遂顺其自然,静观其变。
    于是,更加离奇的事情发生了。
    这焦炭在昏迷沉眠中自行愈合,骨骼复原,血肉重生,渐渐的显露出完整的五官以及皮相,等到每年夏至时节,便于沉睡中苏醒,醒来之后记忆全无,过上几日又陷入沉睡,至来年夏至,再次苏醒,仍旧记忆全无,过得几日,再次沉睡,如此循环往复,已有十二年之久。
    今年的不同在于,时节尚在暮春。林之遥出远门听玄机门青阳真人于黄石山开坛讲道,只她根本不曾意识到他会打破常规,在这个时间突然苏醒。饶是如此,为着谨慎,还特意留下自己的灵兽大鹏照料,以防有个万一,可以及时给她报信。哪里知道大鹏玩忽职守,自己跑的没影子,还把事情搞成这样。
    以往,月半岛上偶有传言,说林宗师在她那邪门洞里藏了个男人,只谁也没当回事,毕竟无凭无据。这下好了,月半岛上所有人,都知道了他的存在。
    晏昭听得目瞪口呆,消化良久,方才说道,“林宗师,那你也不知道我是谁家子弟,身世几何?”
    “自然不知。”林之遥道。她从前一门心思修炼,深居简出,便是历练,也十分专注,既不好结朋交友,又不留意修行界传闻逸事,自然识人寥寥无几。
    晏昭疑虑重重,“照你这说法,那我既然烧焦了,如今五官齐整,全须全尾长成这幅模样,是令尊师替我重塑的?”
    “是你自己。”林之遥道,“我刚捡你回来时,我师尊还未曾闭关,她曾耗费大量心血意图治好你,只她未能成事。我捡你回来的第一年,你在苏醒之前自愈恢复成现在这幅模样。”
    晏昭又问,“林宗师在入秘境之前,可曾见过我这个人,我的意思是……哪怕对我这张脸有一点点印象?”
    林之遥沉默片刻,随即摇头。她除了自己职责之外的人和事,并不关注。原本便有些脸盲,依稀觉得他像自己从前认识的什么人,但这世上相像之人何其多,不足为奇。于是再次强调,“我捡到你之前,并不认识你。不过似你这般长相,天下相像之人,想来也有吧。”
    “所以这十二年,年年失忆,我不知道我是谁,你也不知道我是谁啊,”晏昭叹气,就此下定论,“更别说我叫什么名字。”
    总不能往后就叫狗哥吧。
    “有什么要紧,既然提前醒来,或许得些新的机缘也说不定。”林之遥比晏昭乐观,毕竟十二年,这是头一次预判失误。“至于名字,重新起一个便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