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分卷阅读14

    嘛,有什么看不开的。算了算了,狗嘛,满山跑的时候也没穿衣服吧,算了算了……不行,这事不能算!得问出个一二三来!
    暗中捏了捏拳头,再看林之遥,却见她微微抿唇,神态自然,向洞外传音,“你们几个进来吧。”
    洞外等候着发落的八百里阿骊他们几个得了大姑姑的命令,颠颠儿的跑进来,到林之遥面前,齐刷刷垂着脑袋,一副犯了大错的悔恨样。
    林之遥指着对面的长柜吩咐道,“箱柜里有衣服,拿厚一点的给他穿。”
    小动物们不解,报喜抬头,见林之遥转头看着隔间的晏昭,立马会意,“是。”
    林之遥将掌心现出的两盒膏药一并交给他,“穿衣之前,将后背用此膏涂抹均匀。”
    “姑姑放心。”
    报喜从柜子里取了夹丝织锦镶银貂的长衣和厚厚的狐裘出来,发现竟然真是男人穿的衣服,立马拿过去,指挥八百里和阿骊干活。
    晏昭来不及尴尬,便被四小只包围了,殷勤服侍,热情周到。
    报喜看一眼光溜溜的晏昭,吩咐八百里和阿骊,“你们涂抹的时候轻点,别碰了狗哥的伤口。”
    “是像之前给他脱血衣那样轻吗?”阿骊指着晏昭伤痕累累的后背,询问道。
    晏昭闻言,这才知道误会林之遥了。有点不好意思,隔着纱橱再看林之遥,人家还是那么自然。
    报喜挡住了晏昭的视线,对着阿骊各种强调,“不不不,要特别轻!特别特别轻!!!”
    报喜吓坏了,因为之前给狗哥脱血衣脱得一塌糊涂。衣服与伤口紧密粘连,他们没经验,直接将狗哥从床上脱到了地上,只不过狗哥昏过去了,没知觉。大姑姑又不在场,自然看不见,所以才进行的比较顺利。
    但是现在不行了,要是让狗哥不舒畅,他们就玩完了,因为大姑姑就在旁边监督着,自打她从带他们回到仙人崖,一直没给好脸。
    “好的知道了。”八百里十分豪迈的挖出一坨膏药甩到晏昭背上,开始卖力均匀涂抹。
    “————停停停——!”晏昭的表情那叫一个酸爽,疼的五官乱飞,忍痛避开八百里的毒爪,连滚带爬缩到床脚,“你们几个,想要我命直接拿去!可别再给我戳几个窟窿来!”
    也不知道为什么,此刻就如此娇气,受不得一点疼痛似的。明明之前姓周的那么抽打他,都忍下来了。
    几只傻眼,站着不敢动。
    晏昭看一眼八百里手中黑漆漆的膏药,又看一眼报喜,将他怀里抱着的衣服拿过来,三下五除二套在了自己的身上,温暖倍增。便说道,“我已经好了,不用再涂,现在只要别冻着,比什么都强。”
    膏药虽然抹了一半,但效果还是很明显的。晏昭甚至能感觉到膏药在快速吸收,并体会后背愈合时微痒的感觉,疼痛减缓十分之快,上身活动很快自如。
    他下床,走两步,感觉也还好,并不是有气无力。
    八百里这几个还傻站着,报喜低头道歉,却是跟隔间的林之遥,“大姑姑对不起,我们没做好。”
    晏昭穿戴齐整,林之遥方才起身,转过纱橱,走进来,跟他们几个说道,“既没用,那就回林子里去吧。”
    “大姑姑,我们知错。”报喜傻眼,拉着八百里阿骊和狸奴当场跪下。剩晏昭一脸懵逼。怎么就道上歉了?所以刚才是让他们在洞外反省么?
    林之遥问这四只,“错在哪里?”
    “错在……,错在…….”感觉做错了很多,但是却无法细说。
    林之遥表情淡淡的,看着晏昭,问道,“我只问一句,他去流香居,你们跟着去了没?”
    “去了。”几只异口同声,承认十分痛快。
    “既然一起去了,为何他挨罚,你们不曾护他,不曾为他辩解说话?”林之遥又问。
    “……”几只惭愧,无一应答。
    “不会做事没关系,没有担当可不行。”林之遥道,“大鹏找你们来的,想来也没指望什么。既如此,都回去吧,待在快活林可比仙人崖自在。”
    “大姑姑,我们知错,”报喜眼泪吧嗒,哽咽到不行。快活林决不能回,就这样回去这辈子都不会再快活了。“求大姑姑给我们一次机会,我们会努力学习,真心悔过。”
    “仙人崖不需要这么多灵兽。”林之遥说道。
    她本身喜静,自独立开府之后,崖上一应事务从简,以术法和灵符均可解决。且她体质冰寒,并不适合养灵宠,留着这几只,实在没什么用。
    一旁的晏昭有些意外。他穿的厚,林之遥在旁边也不觉得冷,可以正常思考问题了。想来想去,林之遥当众打发这几只,是因为他吗?其实他根本没有怪报喜他们。小动物们能有什么坏心眼呢。
    “呃,那个,林宗师,你不要这样严肃嘛,”晏昭酝酿好说辞,开始从中和稀泥,“你和鹏哥不在,我们相处的很愉快。真的。再说了,鹏哥找他们确实也没指望能做什么,毕竟这仙人崖上从来就不需要什么能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