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分卷阅读5

    拉开了。
    “烫!!!”你被突然出现的萩原吓了一跳,不幸把还没吹凉的姜茶泼到了嘴边。
    “哎哎哎——别动。”萩原意识到自己干了坏事,他握住你的手腕,把你手上的餐碟放回灶台上,非常担忧地凑了过来,“有点红了,不过没有水泡。”
    他捧着你的脸,拇指轻轻地划过烫到的地方。
    你轻微地抽了口气。
    “疼吗?”他心疼地问。
    “有点麻麻的。”你一想到他是你的男友之一,尴尬让你的身体略微后仰,有些不自在地回答他。
    “——”他喊了你的名字,在你疑惑的神情中,他向你抛了个媚眼,“唾液对镇痛有很好的效果哦。”
    你是猫吗伤口舔舔就行?
    “那么,就让我来为公主效劳吧~”他握着你手腕的手微微用力,将你拉进了他的怀里。
    和萩原接吻是什么感觉?
    在过去认识的二十多年里你从未想过这个事情。
    你们认识的太久,久到你自以为男女间的感情已经完全不可能产生。
    那只是你以为。
    你最后落荒而逃。
    下午的时候你努力清出来了一个房间,向你的男朋友们宣布今晚你就不叨扰他们了。
    你想找个人商量却发现很难,进入警校的以来你就删除了推特之类的社交平台,和班上的同学关系也仅仅维持在放学去吃个饭的程度上,而在高中的时候因为是萩原和松田两个大帅哥青梅,反而在女生间的关系都不太好。
    你的,算得上关系很好的友人除了这四个男孩子就还剩下没有来的伊达航和跟着伊达航回老家见父母的娜塔莉了。
    意识到这个惨淡现实的你把最后一个麻烦娜塔莉的选项在脑子里转了会儿,就暂时放弃了。
    别人过二人世界,还是不打扰了。
    你拉过被子,蒙住了头,过了会儿你又丧气地掀开了被子。
    睡不着啊。
    “我去洗澡。”扔下这句话,降谷零拿着衣服和浴巾就离开了。
    卧室里的氛围并不是特别好,四个男孩子分成了两个攻防同盟,而彼此之间又各有心思,试图让自己变成那个笑到最后的人。
    一通唇枪舌剑之后,降谷零实在是看这两个享受了亲亲之实的家伙不顺眼,和好友打了个招呼就走了。
    嗯顺便解决一下生理需要。
    你听到水声和着喘息声的时候吓了一跳。
    鬼?
    还是……你轻手轻脚地向着声音传来的方向走去。
    驻足在了男汤外。
    是谁在洗澡吗?你没有闯入男汤的计划,转身打算离开。
    “——”这时,你隐约听到有人喊你的名字。
    犹豫了一会儿,你又转身回来,怀着对未知的恐惧颤巍巍地说:“谁……谁在里面?”
    水声停了。
    帘子掀开,你被拉了进去。
    浴室里并没有热气,显然你面前的这位先生洗的是冷水澡。
    略微萦绕不去的腥膻气味,喘息声,还有冷水澡,你一下子意识到了他在做什么。
    “降……降谷……”你被他抓着,面前是肌理分明的精干躯体,你内心“吸溜”了一下,然后理智光速打败了你脑中的色♂欲。
    你收回了目光,看向洁白的墙壁。
    “不好看吗?”降谷零俯下身问道。
    水珠顺着他的发梢滴落。
    “好看……啊不……不……不是这个意思。”你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赶紧改口。
    “说谎。”降谷零撩起你的一缕头发放在嘴边,“骗人要接受惩罚的哦。”
    你听着他意味不明的话语,脑海里不自觉想到他审讯满分的成绩,立刻很有求生欲地改口:“好看。”
    “诚实的孩子。”他压低的嗓音像是带着毒的罂粟,抓着你的手从脖颈处向下慢慢移动。
    掌下的触感并不细腻,但是富有弹性……
    你耻到根本无法睁眼去看,但正因为关闭了视觉,触感更加分明。
    “降,降谷……”你下意识地想要他停下。
    “叫我零。”
    “呜……零……”他的手慢慢地抽掉了你浴衣的腰带。
    他的唇贴在你的耳边,“乖,这是好孩子的奖励。”
    此处省略部分手活
    在你伏在降谷零的怀里喘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