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分卷阅读3

    “成年人我全都要!”醉鬼斩钉截铁地说。? r j
    成年人全都要是你的口头禅之一,显然对方是挖好了陷阱给你跳,如果是清醒的你当然不会踩这种陷阱,但——你这不是喝醉了吗。
    萩原研二才不想喜欢了那么久的女孩子直接飞了,他会哭成狗的。
    小松田也会哭成狗的。
    为了避免那种可怕的未来——
    他对着剩下的三个人笑眯眯地晃了晃手机,“你们看呢。”
    四个人大眼瞪小眼地看了半天,天使和恶魔在内心挣扎。
    人间良心诸伏景光在自家幼驯染的面无表情中败退了。
    “那就明天吧。”松田阵平努力正人君子地把衣襟拢了上去,“你自己选的,别想不认账。”
    “没错,别想不认账。”萩原研二保存了录音,转发给其他人。
    你已经保持土下座的姿势快十分钟了。
    手边是循环播放“我全都要”录音的,萩原研二的手机。
    身前是不知所措阻拦不及的诸伏景光。
    剩下三个人已经以“不接受道歉”为理由跑了。
    你只能寄希望于鬼冢班除了伊达之外的良心了。
    ——虽,虽然一觉睡醒发现自己已经和诸伏君交往了非常开心,但是一下子交往四个男友绝对出格了吧。
    他们三个都跑了,要,要不然就从诸伏君开始断掉这个莫名其妙的交往吧,先逐个击破,然后。
    你知道自己得两个幼驯染和他们的两位好友都是神仙颜值,但是偶尔和警校的同期开玩笑说“四个都是我男朋友就好了”和真的“四个都变成了你的男朋友”带来的震撼还是完全不一样的。
    尤其你罪证确凿。一声声的“我全都要”像是一把500吨的大锤,把你一下一下地砸进了罪恶的深渊。
    你丧丧的。
    诸伏景光很为难地跪坐在你的面前:“对不起。”
    他也在向你道歉。
    你抬起身看他,不明所以。
    他脸涨得通红,一双猫眼眼神四处游移。
    半晌,他小声地说:“对不起,我不该也……”
    你内心如释重负,“那就好,诸伏君,那就当做昨晚的交往没有发生过吧。”
    他抓住了你的手。
    “不可以。”你听到“良心”这么说。
    硕大的问号在你的脑袋里来回弹跳。
    万万没想到,你的分手计划第一步就卡死了。
    你目瞪口呆地看着诸伏景光,不明白自己是给他下了什么降头。
    诸伏景光垂下眼睫。
    你最爱的他闪亮的双眼也仿佛暗淡了下去。
    你小心翼翼地凑过去,“诸,诸伏君……”
    “已经交往的话,叫我景吧。”诸伏景光摸了摸你的脑袋,温柔地说。
    “是,唉,不对……”你顺着他的话说下去,一下子就发现了不对的地方。
    你明明是要分手来着。
    诸伏景光叹了口气,他好像做了什么准备一样闭上了眼睛又睁开:“我喜欢你。”
    “能和你交往,我非常高兴。”他的发丝滑落在脸颊旁,猫眼里是快要把你溺毙的温柔情意:“如果在这里分手的话,你以后一定会离我远远的吧。”
    他的话语里没有任何责怪的意思,但却戳中了你内心里最隐秘的想法。
    你确实是这么想的。
    分手之后保持距离,填志愿的时候写一个偏远一点的地方,冲绳也行札幌也可以,离这四个要留在东京的蓝颜祸水远一点。
    你像一个鸵鸟一样想着逃跑。
    但被他完全看穿了。
    “我不会让你就这样跑掉的。”他的声音温柔却坚决,“我不答应分手。”
    他摸了摸你因为他的告白而泛红的脸颊。
    你俩之间的距离逐渐缩短,你有预感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不由微微闭上了双眼。
    “唰”地一声,纸门被拉开了。
    “偷跑——禁止——”松田阵平充满着“我不高兴”的声音响了起来。
    “诸伏你真狡猾。”这是你的好竹马之一的萩原研二的声音。不知道为什么,你总觉得被这个声音坑过很多次,有种想揍人的冲动。
    “明明最先偷跑的就是松田吧。”降谷零的声音随后响起。
    你吓了一跳,睁开一只眼睛偷偷看过去,诸伏景光好脾气地露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