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一封情书

    第九章
    “少爷回来啦。”刘嫂接过他手里的保温盒,“又给洗干净了啊,你这同学每天把饭盒洗这么干净,我也猜不准她到底喜欢吃什么呀?那周一给她做个黄豆焖猪脚?她吃……”
    “别做了。”
    “啊?”刘嫂看着贺禹洲脸色很不好看,“这……”
    “别做了,人家又不喜欢。”
    “不喜欢啊……这是不合口味?”刘嫂有些不解,“那你没问问她她喜欢什么?”
    “我管她喜欢什么。”贺禹洲转身上楼。
    “少……”刘嫂看着他的背影,摇摇头,“好不容易看见少爷开心了点,怎么又这样了。”
    晚餐是刘嫂送到贺禹洲房间里的,他手里拿着游戏机,一脸不爽。
    “少爷,再不高兴,饭也得吃。”刘嫂帮他布好碗筷。
    要说贺禹洲至今为止还会听谁的话,那可能就是刘嫂的,这位从小把他带到大的保姆。
    贺禹洲兴致缺缺,随便扒拉了两口就放下了筷子。
    “刘嫂,我是不是特别不讨人喜欢?”
    “瞎说什么呢?”刘嫂瞪他,“净说这些有的没的。”
    “我爸妈不喜欢我,爷爷奶奶也不喜欢我,老师同学不喜欢,连她……”贺禹洲仰着头靠在沙发上。
    “少爷!”刘嫂提高了音量,“别瞎说,先生太太哪有不喜欢你?老先生老太太天天喊着让你回老宅,怎么会不喜欢你呢?”
    刘嫂看他没反应,想到他刚刚最后一句,试探地问:“少爷这是谈恋爱了?”
    “您看我这像是谈恋爱吗?”他苦笑了一下。
    “我可不懂你们年轻人这些弯弯绕绕,但是我知道,只要你真心待人,人家就会真心对你。”刘嫂笑着看他:“但凡和我们少爷多相处一阵子,定是会喜欢我们少爷的。你追人送饭也就两周,人姑娘还不了解你呢!”
    贺禹洲被她逗笑:“也就您不嫌弃我。”
    “瞎讲。”刘嫂大笑,拿起筷子,“那姑娘怎么想我不知道,反正我要是她啊,定不会喜欢不吃饭的人。”
    贺禹洲笑着摇摇头,接过她手里的筷子,把饭继续吃完。
    刘嫂收拾完后,端着餐具走到门口又转头问他:“那周一还给人准备早饭午饭吗?”
    “嗯。”贺禹洲点头又想到什么:“您给她装些开胃的小菜……瘦的要命。”
    后面这句越说越小声,可刘嫂还是听见了,中气十足地应了句:“行!”
    邹檬今天特意早了两班车来学校,因为正直暑假而且天气炎热,学校周边的早餐摊都没出来,但是学校很贴心地在食堂开了小窗口卖早餐,但是供应时间只在七点半前。
    她虽然吃的不多,却始终坚持妈妈在世时的一句话“早饭一定要吃。”
    买了个包子走回教室,路过前门的时候,邹檬发现自己居然是第一个到的,推开后门却差点和一个人撞在一起。
    “不好意……”话还没说完,她抬头看到那个人的脸,“思。”
    邹檬看看他又瞄到自己桌上,两个保温盒不是周五那两个。
    “我……”邹檬拎起手上装着一个包子的塑料袋。
    “谢谢。”贺禹洲拿走她的袋子,有点不自然地从她身边侧身出教室。
    “哎……”邹檬想叫住他,前门正好有同学进来了,她有些不解,贺禹洲刚刚那是?
    害羞了?
    贺禹洲拿着那个包子走到转角的地方,他发现自己心跳得特别快,刚刚先是对上了她漂亮的眼睛,从她手上拿过那个袋子的时候,又碰到了她的指尖,他看了看自己的手指,然后攥紧。
    妈呀,真他妈的让人心动。
    他看看手里那个包子,刚想咬一口,又觉得有些舍不得,这是邹檬送他的第一个礼物。
    啊,这包子看上去和她一样可爱。
    邹檬没搞清楚贺禹洲这突如其来的娇羞感是怎么回事,直到中午吃饭的时候,她从课桌里把保温盒拿出来,顺势一个粉色的信封滑了出来掉在了地上。
    她捡起来,信封封得很严实,摸上去的触感里面应该只有折迭的纸,邹檬没有疑惑是别人的,因为信封上端正有力的几个大字:邹檬(亲启)。
    粉底白色爱心的印花,邹檬再傻也知道这是什么,想起早上贺禹洲那个神情也了然是谁送的。
    ********
    “姐,你有钱吗,借我点?”邹毅远关上她房间的门,拉了把椅子问她。
    邹檬不想借,毕竟说是“借”但谁都清楚这钱有去无回。
    “你要多少?”如果不多的话,给一点就给一点。
    “五百吧。”邹毅远说得理直气壮。
    “五百?”邹檬惊讶,惊讶的点在于他怎么开得了这个口,他明知道她一个月的生活费也才六百,“我没有,你问奶奶要吧。”
    “姐,好姐姐,我知道你肯定有,奶奶那儿我已经要过八百了,她肯定不会给我了。”邹毅远撒娇。
    “那我也没有五百,你要这么多钱干什么?”
    邹毅远挠挠头,“就是和朋友出去玩玩呗。”
    “你一个毕业的初中生,和朋友出去玩需要这么多钱吗?”其实邹檬不太想管他,但是如果他闹点什么事出来,不安宁也有她的份。
    “哎呀,你就看着给点吧。”邹毅远嫌她啰嗦,问她要点钱比问奶奶要还麻烦,“你有多少给我点呗,下次还你。”
    其实这个月邹檬的确是有了点钱,这还要归功于贺禹洲,但是她也不想就这样把钱给了邹毅远挥霍,她掏出钱包,从夹层里拿了五十出来,“我只能给你这么多。”
    邹毅远不信,没接她那五十,从她手里抢过钱包,每个夹层里都翻了一遍,确定她只有只剩二十以后把钱包还给了她,拿走了她手上的五十,然后兴致不高的出了她的房间。
    邹檬小金库里的钱不少,但也是她一点一点存下来的,以后上了大学要用钱的地方多着呢,就算她拉下脸开口要,姑妈也不一定会多给。
    她平时带在身上的钱不多,之前班级里有同学出去被偷了钱包,大家有了前车之鉴,钱都分开几个口袋放。她把钱包放回书包里,看到了那个粉色的信封,她把信封拿出来。原本她没准备打开看,想着就当没收到,如果贺禹洲问起来的话,她就还给他。
    可是这会在看到这个信封的时候,她突然很想打开看一看。
    很想很想。
    ********
    七月下旬的桑拿天即使到了晚上也让人热得受不了,为了节省空调电费,邹毅远在邹洁刘海峰的房间里打了地铺,老太太则在邹檬的房间里搭了个床,邹檬晚上从小卖店回来得晚,老太太睡得早,倒也相安无事。
    洗完澡吹干头发回到房里,感觉身上又出了点汗,借着手机屏幕的光线摸到了扇子躺在床上慢慢地扇。
    “滋滋”手机发出震动的声音。邹檬打开一看,是一条短信。
    「睡了吗?」
    邹檬看着发件人,想了想,回了一条「还没。」
    「能打电话?」
    她还没来得及回复“不方便”几个字,短信又进来了。
    「就一会儿。」
    这次更是没再等,电话直接进来了。手机震得她手心发麻,只能蹑手蹑脚地开门走出房间,到客厅里。
    “喂。”
    “是我。”
    “嗯,有事吗?”
    邹檬的声音很轻,电话那头听出来了:“不方便打电话吗?”
    她觉得贺禹洲问得简直是废话,这么大晚上的,不方便他也是打了。
    “还行,有事吗?”她又问了一遍。
    “哦,我们家阿姨想问你,有没有海鲜过敏?她明天早上煮个海鲜粥。”
    “没有,不过敏。”邹檬顿了下,叫他的名字:“贺禹洲。”
    “嗯?”听见她喊自己的名字,不由得音调都往上扬。
    “你别每天给我准备吃的了,如果你是为了感谢我,两个多礼拜每天送菜也够了,你真的不需要做这么多。”
    这大概是贺禹洲认识邹檬以来,听她说的最长的一句话了,但却是在拒绝他。
    “我说了,你别有负担,给你送餐我乐意,你也别想着给钱或者送礼什么的,我不会收也不会因此就不给你送,反正还是那句话,你要嫌麻烦你可以浪费不吃,但我还会继续送。”
    他说的语调是挺平静的,但听着莫名的就感觉他好像有点不开心。
    “还有问题吗?”贺禹洲问她。
    “没有了。”邹檬轻声叹气,明明是这个人打电话过来的,反而问她还有问题吗。“你……还有事吗?”
    “哦,有。”
    “什么事?”
    “谢谢你早上的包子。”
    “……”
    “好了,早点睡吧,明天见。”
    “明天见。”
    邹檬挂了电话才想起那句“明天见。”
    他们干嘛明天要见?
    ********
    小贺今天把头发染回来了吗?
    没有。
    檬妹今天还嫌弃他吗?
    嫌弃。
    小贺:收到定情信物了。一个包子。
    ********
    首发:danmei.info (po1⒏ υ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