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9章 绝美的身体

    苏慕雨和苏慕晴在房间里磨叽了半晌,才抱着换洗的衣服进浴室。
    热水哗哗的流进浴缸里,苏慕晴脱光衣服,把姐姐苏慕雨拉到镜子前面,看着两具几乎一模一样的娇美身体,笑着说道:“果然还是一模一样呢。”说着还伸手去捏了一下苏慕雨。
    苏慕雨脸红了一下,用手打掉苏慕晴的手,说道:“别闹,赶紧洗澡。”
    ……
    苏慕雨解开头发,让长发瀑布般披散的身后,拧开淋浴器,让热水喷射下来,打湿头发,打湿身体。
    “哎呀!姐,我们的拿薰衣草精油了。”苏慕晴突然叫道。
    苏慕雨正准备往头发上抹洗发水,听到苏慕晴叫嚷,就回头看着她说道:“少用一次没关系的。”
    “不行!”苏慕晴伸手摸着苏慕雨的头发说道,“薰衣草可以缓解疲劳,帮助睡眠,怎么能少呢?房间里还有一瓶,我去拿。”
    苏慕晴说着就扯过浴袍抖一下,穿在身上,拉开浴室的门,噔噔噔的往房间跑。
    ……
    陆风看了半个小时电视,八点档狗血剧都播完了,看见苏慕晴噔噔噔的从小厅外面跑过去,以为这对双胞胎姐妹已经洗完澡了,便站起来往浴室走。
    浴室的门没锁,陆风一拧就开了,走进去一看,瞬间愣住。
    一个脆生生的娇美人儿正背对着自己洗头发,泡沫混着热水在她娇柔的身体上流淌,光滑的肌肤仿佛吹弹可破……
    陆风第一次看到这么美妙的身体,刹那间看呆了,心中开始有一个声音在回响:娶她其实也很不错,那样应该就可以为所欲为了吧?
    苏慕雨双手放在头上搓揉头发,动作很优雅,很有韵律。
    “晴,是你吗?”苏慕雨听到浴室的门被人推开的轻微响动,转回头问道。
    陆风看到苏慕雨突然转回头,心脏砰砰乱跳起来,不知道要怎么解释自己看到的这一切。
    正当陆风紧张得手足无措的时候,却看到苏慕雨是闭着眼睛的,洗发水的泡沫沾到了脸上,她没有睁开眼睛,只是下意识的回头,并没有看到陆风。
    就在这时候,走廊上传来噔噔噔的脚步声。
    一听就知道是苏慕晴的脚步声,陆风连忙一个闪身退出浴室,轻轻的掩上浴室门,躲到走廊的柱子后面。
    苏慕晴噔噔噔的跑回来,看见浴室门是虚掩着的,但是她那大咧咧的性格,根本就不在意这个,推开门就跑进去,嘻嘻哈哈的说道:“我拿到了。”然后随手把门反锁上。
    苏慕雨用毛巾把脸上的泡沫擦掉,说道:“快点洗,不然热水要凉了。”说着看了看浴室门,她总感觉有什么地方不对,但又说不出哪里不对。
    ……
    陆风从柱子后面走出来,大大的呼出一口气。
    虽然没有被发现,但陆风还是觉得有些不安,可是内心又有点小激动。
    现在一闭上眼睛,脑中就会浮现出那一副令人窒息的画面,那个光洁美丽的背影,挥之不去。
    睡觉的时候,陆风翻来覆去睡不着,一闭上眼睛,就会想起苏慕雨的模样,那样的娇美可人。
    ……
    第二天早上,吃早餐的时候。
    苏慕雨发现陆风总是有意无意的看她,她摸摸脸颊问道:“我脸上有东西吗?”
    “没有!”陆风连忙摇头回道。
    “那是我脸色很差吗?”苏慕雨又奇怪的问道。
    “不是,挺好的。晚上煮小青龙汤的时候,加一味熟地黄会更好。”陆风回道。
    “熟地黄?补血滋润、益精填髓,的确很适合我……”苏慕雨说道这里,忽然想到熟地黄还有调理女性生理期的功效,脸就有点红。
    苏慕晴一口干掉皮蛋粥,插嘴道:“姐,你上午不是有课吗?我们快走吧,不然迟到了。”
    “是啊,陆风……师哥,我们先走了。”苏慕雨放下碗筷就被苏慕晴拉着出门去了。
    ……
    出了门,苏慕雨拉住妹妹,问道:“我今天是下午的课,你干嘛说是上午的?”
    “我不能把你一个人留在家里,被坏人拐走了怎么办?”苏慕晴回道。
    “吴妈在家呢,小区门口还有保安,哪个坏人进得来?你就爱胡说。”苏慕雨嗔道。
    “家里就住着一个好不?”
    苏慕雨噗嗤一笑,说道:“你干嘛总和他作对,他昨晚还治好你的手指了呢。”
    “谁说是他治好的?我本来就好好的,只是擦伤,擦伤而已。他差点把我手指都掰断了,咔嚓咔嚓的!”苏慕晴一脸傲娇的反驳道。
    “那叫正骨。”
    “我不管啦!你陪我去警局,认认那两个欺负你的臭流氓,我还要揍他们一顿!”苏慕晴捏着拳头皱着鼻子说道。
    “不许你再违反纪律了!”
    “知道了……知道了……”
    ……
    陆风吃完早餐之后,有点无所事事,于是站起来朝麒麟拍拍手说道:“走!出去溜达一下。”
    阿拉斯加犬立即蹿起来,跟着陆风跑出去。
    小区门口的保安这回认熟陆风了,看见陆风出来遛狗,就满脸堆笑的招呼道:“风少,遛狗呢?”
    陆风只是点点头就出门去了。
    今天的天气还不错,晴朗有云。
    陆风带着麒麟在僻静的小路上慢跑,大型狗必须经常运动才行,整天关在房子里会闷出病的。
    以前,麒麟都是在山上跑,下山没几天,就已经被关得难受,今天一出来就上串下跳,一会跑到陆风前面去,一会又跑回来,非常欢快的样子。
    从小路转如大路的时候,忽然听到“嘀呜——嘀呜——”的鸣笛声。
    陆风快走两步到棠德大街上一看,正有一辆急救车开过去,前面的十字路口堵了许多人和车辆,似乎发生了什么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