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7章 妹子不要太暴力

    “我教训他们犯法了吗?为什么要报警?”陆风很不解的看着陈助理。
    “不是这样的,风少爷。我是担心你被他们打伤,所以……”陈助理连忙解释。
    “我知道了,上车走吧。”陆风无所谓的摆摆手,走向汉兰达。
    “是……”陈助理答应一声,一边走一边打开公文包找车钥匙。
    纹豹、耳钉男这群烂仔听到陈助理说已经报警,害怕被抓,挣扎着爬起来要走。
    “快走!不想进局子的,都他玛给我起来……”
    就在这时候,一辆警车冲进停车场。
    警车一个甩尾稳稳的停住,车胎在地面上划过一圈橡胶印,发出刺耳的刹车声。
    哧……
    紧接着,一个女警从警车里跳出来,大声的喊道:“姑奶奶第一次出警,谁敢逃走,我就扭断他胳膊!”
    声音有点耳熟,陆风回头一看,竟然是苏慕晴。
    一个板寸头想要趁着警车没停稳的空档,一瘸一拐的朝停车场外面跑去。
    苏慕晴一个箭步冲上去,飞起一脚回旋踢,直接把这板寸头扫翻在地。
    这时候,另外两辆警车才驶进停车场,一个发福的老片警昂首挺胸的下车,站那就喝道:“谁报的警?谁闹的事?”
    陈助理走到这个老片警面前,说道:“我报的警。”
    老片警打量陈助理几眼,见是个西装革履的白领,态度放平,指着这群在地上哼哼唧唧的烂仔,问道:“说说吧,这什么情况?”
    苏慕晴踢翻几个小流氓之后,走过来问道:“陈助理,你怎么在这里?”
    “二小姐,我是陪风少爷过来挑衣服的,挑完衣服过来取车的时候,就遇到了这些人。”陈助理解释道。
    纹豹腿上还插着他的狗腿刀,他不敢拔出来,拔出来肯定会大出血。
    他忍住腿上的刀伤,站起来一瘸一拐的走到老片警的面前说道:“阿sir,误会,都是误会,我们这就走。”
    “误会?都见红了也叫误会?”老片警见多了打架斗殴,一看就知道是什么情况。
    很明显是两方人马在这里斗殴,一方完胜走了,留下这群挨揍的在这里哼哼唧唧。
    只不过,他没想到的是,完胜的那一方,其实只有一个人。
    “阿sir,真的是误会。”
    “纹豹,你的资料在我办公室都堆成山了,我警告你,别在我的管区搞事,不然随时拉你。”老片警例行警告道,“说吧,这次又跟哪帮人火拼。”
    “这个……”纹豹不知道怎么说才会,难道说自己一大帮人被一个小子揍得哭爹喊娘?
    “不说,那就回警局说,全部带走!”
    同来的警察开始抓人。
    “陈sir,给个机会。陈sir……”
    陆风一直优哉游哉的靠在汉兰达的车门上看戏。
    苏慕晴瞟了陆风一眼,问陈助理:“这群弱鸡是谁打的?”
    陈助理有点为难,回头看了陆风一眼,如实说道:“是陆风少爷打的,不过我保证是自卫,绝对是自卫,不是斗殴!”
    苏慕晴到天河分局去实习,跟的组长就是这位老片警陈德庸,和陈助理还是本家。
    陈德庸在警队里也是老油条了,手底下来了什么人,当然是要查清楚的,所以一早就知道苏慕晴是云安集团的千金,所以对苏慕晴是非常客气。
    陈助理说是自卫,打的又是这群各个有案底的烂仔,就算不是自卫,那也必须是自卫。
    陈德庸刚想说话,苏慕晴却伸手指着陆风,大声的喊道:“那个谁,过来!”
    陆风走到苏慕晴面前,问道:“有事?”
    “你涉嫌斗殴伤人,跟我回警局协助调查!”苏慕晴一副大公无私的模样。
    陈德庸有点奇怪,没搞懂这什么情况,陈助理都称呼陆风少爷了,这个少年人应该跟苏慕晴是亲戚才对,怎么搞得好像有仇似的。
    陈德庸是老油条了,处理这种事有经验,看看再说,准不会错。
    “没空。”陆风一摆手直接拒绝。
    “你敢拒捕!”苏慕晴一直瞪着陆风,一副公报私仇的样子。
    “小苏,别冲动,陈助理都说是自卫了,应该不会错。”陈德庸打圆场道。
    苏慕晴眼珠一转,不知道又想出了什么鬼主意。她依莉雅看见陆风就气不打一处来,以前有人敢欺负姐姐,她都是上去一顿暴揍,可是这一次遇到陆风,她打不过,所以绞尽脑汁要整蛊陆风一下。
    “不行,他动手打人,我就要抓他回去。”苏慕晴大小姐脾气上来了,谁的话都不听,还凑到陆风耳边小声的威胁道,“除非你答应不逼我姐嫁给你,不然我就抓你去坐牢。”
    陆风什么都不怕就怕麻烦,所以小声的对苏慕晴耳语道:“你想知道昨天是谁欺负你姐吗?”
    “不就是你吗?”
    陆风摇头说道:“昨天有两个人抢你姐的包,还把她闷晕了,你想报仇吗?”
    苏慕晴一听有人把她姐打晕了,额头的青筋噌一下就暴凸出来,怒不可遏的问道:“谁!”
    陆风看着苏慕晴暴怒的样子,心说这暴脾气的丫头发火的时候也挺好看的,继续微笑着说道:“我可以告诉你,但我怕麻烦,就不去警局了。”
    “成交!”苏慕晴非常果断的答应。
    陆风指指烂仔群中的两个人,说道:“戴耳钉的那个,还有那个黄毛。”
    苏慕晴看向耳钉男和黄毛,眼睛里射出恶魔般的凶光,撸起袖子就走上去,当着警局同事的面,直接一拳砸在耳钉男的脸上,骂道:“敢欺负我姐!我揍死你!”
    嘭!
    嗷!
    “阿sir暴力执法了!警察打人了!”耳钉男和黄毛被手铐靠在水管上,被苏慕晴打得嗷嗷乱叫,几拳下去,已经是鼻青脸肿。
    “唉唉唉……小苏,小苏,纪律!纪律!”陈德庸连忙上去劝架,莫名其妙的眼睛上挨了一拳,然后果断的后退一步,用嘴皮子继续劝架。
    耳钉男和黄毛一开始还是叫嚣两句,等脸被打成猪头苏慕晴都没有停手的时候,他们开始哭爹喊娘的求饶:“警花奶奶,女王,我们再也不敢了……”
    “还敢有‘再’!”
    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