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6章 扑街仔,找死啊?

    午后的气温依旧酷热,整座城市像是一个蒸笼。
    苏道安的助理开着一辆咖啡色的汉兰达,载陆风去天河广场买衣服。
    陆风穿的还是在云山时候的那套衣服,用苏慕晴的话来说,那就是都穿臭了。
    “风少爷,您还是系上安全带吧。这样我开车比较放心一些。”陈助理从后视镜里看了陆风一眼,提醒道。
    “不用,万一出车祸,想跳窗还要先解开这带子,太麻烦了。”陆风果断拒绝。
    陈助理暴汗,脸颊抽抽,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苏道安是做什么生意的?”陆风昨天都没有来得及问苏道安这个问题。
    “苏总是云安集团的董事长,云安集团在全国各大城市也都开了连锁食疗养生中心,是羊城餐饮养生的龙头企业。”陈助理回答道。
    “养生中心?是饭馆吗?”
    “主要经营食疗养生,和普通的饭馆不同。”陈助理回道。
    “我还以为他会开医馆呢。”真是浪费千金方了。
    “我们国家对私人诊所的监管比较严,手续麻烦,而且不易做大。现在的人看病基本都找西医,中医也就一些老年人喜欢看,就算是看中医也会去中医院看,私人诊所很难经营,远远不如养生馆。”陈助理解释道。
    “说来说去还不是为了钱,云山医德全都丢光了。”陆风对苏道安的观感下降了一大截。
    苏道安其实有点冤枉,他并不是不想行医,主要是医道没学到家,也拿不到行医证。
    虽然医不成武不就,但是苏道安对经营还是有一套的,利用千金方上的食疗秘方,开了云安食疗养生馆,大获成功。
    食补和行医不同,食补只要有进补药方,配以合适的菜品,就可以做出给销售,也不用担心医死人。
    现在的有钱人,生病肯定去大医院看西医,中医则是对于中医养生非常热衷,所以苏道安十几年经验下来,已经拥有了十几间食疗养生馆,成了富豪饮宴请客的首选。
    到了商场,陆风随便挑了几件适合运动的衣服和鞋子。
    试过之后,陈助理称赞道:“风少爷穿上运动装,就像个大学生。”
    “我感觉自己挺好的,为什么要像大学生?”陆风说道。
    陈助理又被噎住了,他发现这位突然冒出来的少爷脑回路和普通人不太一样,想法和他根本不在同一个频道上。
    挑衣服的时候,陆风遇见了一个人,是昨天有过冲突的那个耳钉男,这家伙手上还抱着纱布。
    耳钉男正用刀片割一个中年老板的腰包,远远的看见陆风,吓得浑身一个哆嗦,连忙收起刀片,慌慌张张的跑掉了。
    买好衣服离开商场,陆风和陈助理一起回地下停车场取车。
    刚进停车场,就被一群洗剪吹被堵了。
    那个耳钉男把袜子脱下来,套住了停车场的摄像头,然后走到一个手臂上有龙纹身的男人旁边,点头哈腰的说道:“老大,天眼挡住了。”
    “揍你的就是这小子?”纹身男盯着陆风问耳钉男。
    “没错,就是这小子,昨天我弄到一条大鱼,得手的话至少能孝敬老大万儿八千的,全被这小子给抢了。这小子一点规矩都不懂,说是黑吃黑,又不报家门。”耳钉男指着陆风说道。
    纹身男双手抱臂,仰着头嚣张无比的看着陆风,开口说道:“小子,知道打了我的人是什么下场吗?”
    “让一下。”陆风面部表情的说道。
    “什么?老子说话你没听到啊。”纹身男眼中射出凶光喝道。
    “你挡到路了。”陆风仍旧用平淡的语气说道。
    “草!当我们老大不存在?信不信砍死你!”耳钉男这会儿有人撑腰,胆肥得很,非常嚣张的恐吓道。
    陆风刚想说话,陈助理连忙拦在陆风面前,陪着笑对纹身男说道:“有话好说,不要伤了和气,不知道各位兄弟是跟哪位老大的?我们苏总和白沙孟爷是朋友,几位给个面子,改天一起喝茶。”
    “砍伤我兄弟,一句话就想揭过去?我把话放这,砍我兄弟的是那只手,伸出来让我砍一刀,这事就算过去了,不然让你躺着出去。”纹身男用食指点着地板凶恶的说道。
    “有话好说,别动手……别动手……”陈助理见这群混社会的烂仔围了上来,连忙讲和,“这样好吗?我们赔医药费,多少都没问题。”
    “医药费?让我砍一刀,医药费我给。”纹身男掀开衣服露出腰上的狗腿刀。
    “别别别……我看这位兄弟伤得也不重,我给两万块医药费,这事就算过去了,行不行?”陈助理额头的汗都出来了,陆风是他的老板让他照顾的,如果让陆风受伤,那他的工作基本算完了,所以他只能硬着头皮和这些人求和。
    “打发要饭的呢?滚开!不然连你一起砍!”耳钉男狐假虎威道。
    陆风突然从后面拉住陈助理的衣领往后一提,说道:“他们既然找揍,你就别拦着了,你为他们着想,他们又不会记你的好。”
    “哟呵!在这棠德街还有比我纹豹横的。”纹身男活动一下手臂,虬结的肌肉鼓动起来,让他胳膊上的纹身跟着动了起来。
    陈助理紧张得手都在发抖,慌慌张张的摸出手机想要报警。
    耳钉男看见陈助理打电话,立即扑上去夺过手机,一脚把陈助理踹倒,骂道:“还想报警,你他玛找死!”说着举起狗腿刀就朝陈助理砍下去。
    啊!
    陈助理下意识的惨叫,然而狗腿刀砍到一半突然停住了。
    陆风不知道何时到了耳钉男的旁边,伸手抓住了他的手腕。
    “大狗也得看主人,你这是逼我揍你啊。”陆风一脸无奈的说道。
    “揍尼玛!砍他!”
    全部的烂仔洗剪吹一起扑了上来,陆风举起拳头,一拳砸在耳钉男的脸上,直接把他打飞出去,撞到扑上来的烂仔,一起摔在地上捂着胸口痛哼。
    陆风紧接着使出云山无影脚,脚影翻飞,几个侧旋踢把扑上来的烂仔全部踢飞回去。
    纹豹见到陆风出手的动作,脸色变得凝重,趁着陆风踢飞手下马仔的机会,抽出狗腿刀,从背后靠近陆风,握着狗腿刀就往陆风后腰上捅。
    陆风早就察觉到纹豹的举动,右手闪电般向后擒住他的手腕向前一带,用力一捏,捏得纹豹的手骨咔咔作响,狗腿刀脱手掉了下来。陆风抬脚踢中狗腿刀,狗腿刀弹飞起来,踢中狗腿刀的同时左臂发力一个肘击砸在纹豹的肩膀上。
    纹豹痛哼一声,整个身体的塌了下来,但他在道上混了这么久,打架就一个字“狠”!对别人狠,对自己也狠。
    他忍住肩膀上的剧痛,一膝盖顶向陆风的尾椎骨。
    陆风松开纹豹的手腕,向前一个冲步,一拳打翻一个烂仔,正好躲开了纹豹的膝顶。
    纹豹膝顶落空,想要继续追击的时候,狗腿刀从上面落下,精准无比的插进他的大腿里,直没入柄,他嗷一嗓子就掐着大腿摔在地上。
    ……
    一眨眼的功夫,纹豹带来的七个马仔全部被打翻在地,没有一个能站起来的。
    陈助理刚才连滚带爬的躲到柱子后面打电话报警,这会儿站起来一看,原本凶神恶煞的流氓烂仔全都躺地上哼哼唧唧,只有陆风一个人还站着。
    陆风走到纹豹面前,踩住他的手掌,居高临下的说道:“纹豹是吧?”
    “是……是……”纹豹连忙点头,他的大腿伤得很重,如果上到筋骨韧带的话,这条腿就算废了,所以他不敢再呲牙。
    “我的时间很宝贵,刚才你们挡路加上挨揍,总共浪费了我三分钟时间,这么长时间,我至少可以给三个病人看病,诊金可不是一个小数目,你打算怎么赔?”
    “我赔,我赔,大哥你说个数,我一定赔。”纹豹连忙点头说道。
    “师父说城里人看病比乡下人贵,至少贵十倍。”陆风开始计算到底应该算多少诊金才合适,“三分钟加起来,总共三千块,不贵吧?”
    纹豹一愣,赔钱是道上的规矩,打输了就得给安心钱,只不过他没想到会是三千块。
    不是三千块太多,而是太少了,他原本以为至少得赔七八万的。
    “不贵……不贵……”纹豹连忙点头答应,然后飞快掏出钱包,抽出一沓钱递给陆风,生怕陆风改变主意狮子大张口。
    纹豹这钱原本是准备打完架带马仔去吃喝玩乐的,现在变成赔款了。
    陆风数出三十张百元大钞,剩下的丢还给纹豹。
    陈助理拿着呆愣愣的看完陆风的“勒索”全过程,有点搞不清楚自己伺候的这位是少爷还是恶霸?
    “我买衣服的钱。”陆风把三千块丢给给陈助理,见他发愣,伸手在他面前晃了晃说道,“取车回家啊,还等人家请客呢?”
    陈助理回过神来,站在原地没动,而是开口说道:“我刚才报警了……”